一流IP,二流場面,三流故事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向日葵成视频人app下载安装_向日葵视频app_向日葵视频app安卓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大偵探皮卡丘》用四個字足以評價,那就是中規中矩。

 

雖然我對這次寶可夢試水真人版從一開始就抱著謹慎期待的態度,看到成果之後還是難掩失望之情,太無趣瞭,真的太無趣瞭。

 

拋開“精靈寶可夢”這個在過去20年間全球狂收900億美金的“世界第一IP”,《大偵探皮卡丘》便毫無亮點可尋。

 



若將影片中的寶可夢全部替換成原創角色,恐怕影片無論是口碑、票房還是關註度都要打個折上折。

 

作為精靈寶可夢首部真人電影,《大偵探皮卡丘》甚至連兜售情懷都懶得做,不過是讓寶可夢們按照受歡迎程度安排戲份走瞭場賣萌秀便收工大吉,如果這樣的成色就能讓觀眾心滿意足那隻能說這份錢實在太好賺瞭。

 

這不禁讓我想到瞭2016年那部《魔獸》,初入電影江湖便折戟沉沙,就此銷聲匿跡到現在都沒有復出的跡象。

 


 

精靈寶可夢的下一部真人版電影要等到什麼時候,恐怕就要看《大偵探皮卡丘》的票房成績瞭。

 

但不可否認的是,皮卡丘真的萌,長瞭毛也萌。

 


  

皮卡皮卡。


萌到隻要每次有皮卡丘的大特寫,影廳裡就一定會有觀眾抑制不住的叫出聲來,那聲音就像摸到瞭小狗崽,或是在機場遇到瞭自己喜歡的明星。

 

如果說一般的皮卡丘隻是想讓人捏捏揉揉,那這隻長瞭毛的就是讓人擼欲爆棚,光是想想就會上癮的那種。

 

而且這還皮卡丘還萌的別出心裁,外表看似皮卡丘,實則內心住著個大叔,嗜咖啡如命,還是個嘴上沒有把門的話嘮。

 


 

仔細想來,如果皮卡丘開口說話後的聲音與他“皮卡皮卡”的叫著時一樣,那恐怕比現在這個大叔聲更加違和,何況如今觀眾最愛的就是這種反差萌,不信你看隔壁《毒液》。

 

《大偵探皮卡丘》另一大亮點,要數影片特效和寶可夢的真實化設計瞭。

 


 

不得不說,這部電影真正意義上的把來自二次元的寶可夢們帶進瞭現實世界,讓他們終於完成瞭從像素化到平面化再到光滑3D版直至寫實化的蛻變,這也註定是未來寶可夢形象的發展方向。

 

雖然在預告公佈之處,這些擁有更加真實的鱗片、毛發的寶可夢們一時間讓人有些難以接受,但真正在看過影片之後,大概率你就很難再從寫實風回歸二次元瞭。

 



就像《西遊記》改編作品不需要再重新介紹孫悟空是誰,看《大偵探皮卡丘》的觀眾想必也都知道啥是皮卡丘、妙蛙種子,知道可達鴨會日常頭疼,知道鯉魚王生氣瞭便會進化暴鯉龍,知道那個看起來就很牛掰的大尾巴名叫超夢,知道那個上紅下白的球是精靈球。

 

然而《大偵探皮卡丘》就是在這樣有超一流IP和一流特效的情況下,搞出瞭二流的場面,三流的故事,最終拼湊成瞭這樣不入流的成品。

 

影片標題上寫著“大偵探”,其實內核就是一個極為老套、毫無內涵,甚至還頗為幼稚的好萊塢無聊冒險故事,看這樣的劇情哪怕動一下腦子都是對我智商的侮辱。

 



但凡稍有觀影經驗的觀眾,就不會猜不到影片中反派身份的反轉,如果你對好萊塢電影套路瞭解的再深一點,連影片結尾男主父親的身份你也能輕易猜到。

 

影片中對於案件主線的推進方式,愚蠢到不是線人說出,就是主角等人看監控視頻看到的,壓根不配用上懸疑和推理這兩個詞。

 

你以為整一個炫酷一點的全息監控視頻,就不是監控視頻瞭嗎?

 



片中涉及對戰的場景更是簡陋的慘不忍睹,幾乎毫無設計感可言!

 

比如長尾怪手追逐男主一場戲完全電視劇水準,皮卡丘對戰噴火龍還不如鬥雞精彩,暴鯉龍驚艷亮相之後竟然隻放瞭一記水炮,甲賀忍蛙追擊一場戲也就是簡單地你追我跑,最後可達鴨一個爆炸瞭事。

 



超夢那麼強,反派用幾個無人機二話沒說就給它抓瞭,結尾大戰超夢和皮卡丘就是單純的互放瞭兩招,戲份最多的居然是男主和百變怪的互毆!

 

你說打就打吧,你打的好看也行啊,能變成各種神奇寶貝的百變怪竟然全程變成人類和男主拼拳擊???你是來搞笑的吧!

 

可見,主創在動作方面的想象力是要多差勁有多差勁,稱得上有設計感的寶可夢對戰唯有耿鬼VS水箭龜那短短幾秒。

 


 

比動作更爛的,是《大偵探皮卡丘》的人物塑造。


著墨頗多的人類角色,沒有一個有絲毫魅力可言,甚至你看完電影後都記不得他們的名字,隻不過是帶領觀眾看這場寶可夢秀的工具人而已。

 

男主和他爹的矛盾俗不可耐,男主對皮卡丘的從嫌棄到依賴的情感發展也毫無驚喜,但你的劇情設定老套也就算瞭,還不認真塑造,仿佛默認瞭觀眾因為看多瞭這樣的劇情就會無障礙接受。

 


 

請問片中有哪怕一個橋段能讓人自然地接受男主和皮卡丘的關系已經好到瞭生死相依、不離不棄的程度嗎?

 

角色強行歡喜冤傢,編劇無能癥的一大臨床表現。

 

還有那個雞肋至極的女主,以及她為瞭賣蠢而存在的可達鴨的塑造,更是令人無語。

 


 

女主這個角色無論是對劇情的推動力還是對男主情感轉變的重要性,都無法撐起“女主”這個頭銜,就像是為瞭讓影片有個女主而強行安排的。

 

她那隻幫不上一點忙的可達鴨,為什麼要隨時隨地形影不離的帶在身邊?即便去執行危險的潛入任務也要背著它,女主是喜歡這樣鍛煉身體的嗎?

 

編劇這樣設置,一來無非就是可達鴨人氣高,二來就是用他的蠢萌給影片增加笑點,三來便是鋪墊它頭疼引發的爆炸。

 


 

為瞭達到目的而忽略瞭合理性,編劇無能癥的另一大臨床表現。

 

另外皮卡丘雖然萌,但編劇的臺詞創作能力實在不如隨便找個脫口秀演員來寫,皮卡丘在多數時候聒噪且無趣,若沒有可愛的外表怕是根本不會討人喜歡。

 

你看他每次遇到可達鴨說的笑話,幾乎都一模一樣,還有男主被長尾怪手追擊一段,救命喊到讓人想抽他兩耳光。

 

容易出彩的話嘮角色都能寫的無趣,編劇無能癥的又一大臨床表現。

 



更不要提影片近乎弱智的反派設定,直接把影片拉到瞭兒童片水準。

 

總而言之,《大偵探皮卡丘》的編劇應該是沒救瞭,放棄治療吧!

 

另外我還我去看瞭一眼《大偵探皮卡丘》導演羅伯·萊特曼的履歷,發現他還真是個拍二流兒童片的好手,《雞皮疙瘩》、《格列夫遊記》,都是應該寫上超過15歲禁止觀看的電影。

 

也難怪《大偵探皮卡丘》的各個角落裡都透著胡鬧與粗糙。

 


 

女主出場下樓梯那個逆光升格鏡頭,無疑是塑造角色魅力最簡單的方式,就像是在角色臉上刻上“她是女主”幾個字,蠢並村到21世紀後的國產偶像劇裡也很少使用瞭。

 

還有就是男主和超夢相遇的那個毫無想象力和美感可言的隨意山澗,明目張膽的宣告著創作者們的敷衍。

 


 

他們是沒能力沒資源做的更好嗎?顯然不是,他們是因為把受眾定位成瞭兒童後的懈怠,動作和劇本的粗糙想必也是源於此吧?

 

這樣看來,《大偵探皮卡丘》從一開始就是把自己定位成瞭一部兒童片,反倒是我們這些成年人不識趣的去瞎湊瞭個熱鬧。


不過皮卡丘粉絲可以去看一眼的,算圓瞭一個夢。